百家乐合作

微信二维码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沐浴奔波在冷暖无常 阴晴不定的环境中

2017-09-10 15:53

 
  从长途大巴下来,我先用一只右脚踏上了这片土地,前来迎接的有一辆出租车以及轻舞飞扬、冷情洋溢的漫天飞雪。虽然十几分钟后便置身于温暖绚丽的亚热带风光中。但在此后的大多日子里,我都。­
  
  如果将南方酒店中亚热带植物比作温床里深受呵护的大家闺秀,那些生存于野外的花草树木便是生命力顽强,倔强的野丫头。在这温差高达七、八十度的恶劣气候中,它们不屈不挠,傲雪欺霜斗严寒,在漫长岁月里荣枯生息。相比之下,这里的人类却要脆弱得多,极度的寒冷易将那些长期户外劳作的人大脑里的血栓住,脑血栓的最常见后果是把人齐整的双腿栓得长短不一。门卫老马说你去乌马河广场瞅瞅,那一溜晨练的大多是走得东斜西歪的。­
  
  严寒甫懈,蒲公英便从泥土中探出稚嫩的身子,这稚嫩身子很适合当地人蘸了酱料塞进嘴里。来不及送进嘴里的,稍待时日便会在春寒料峭的东北大地上率先开出朵朵黄花,青青草地因了这些小花而显露生机。再待时日,菊黄褪去,留白色冠毛结成绒球,风儿一吹,四处飘散,归于泥土,孕育新生命。­
  
  蒲公英白色绒球消散时,杜鹃花开了。这种在南方漫山遍峦任意怒放,被称为“映山红”的美丽山花,在这儿却没映在山上,而是端庄俏立于路边园间,映着清清河水,映着路人甲乙,映着丛丛簇簇的丁香花。­
  
  眼前的丁香,开着白或紫色花,没有杜鹃那么娇艳诱人,但它芳香诱人,采一束置案头,馨香满室;眼前的丁香,王国维以它悼亡妻:“西窗白,纷纷凉月,一院丁香雪”;王雱用它寄相思:“相思只在,丁香枝上,豆蔻梢头”;李商隐借它寄离愁:“芭蕉不展丁香结,同向风雨各自愁”。眼前的丁香,西郊将它调卤水,用豆蔻、丁香、槟榔、当归、白芷等几味美好动听的香料,调制出鲜香可口的烧鸡烤鸭。­
  
  赏柳青菊黄,看晚霞落照,听虫鸣鸟语,闻花香草清,优哉游哉,自然最好。只是西郊命苦,无福享受。他每天的工作是不停地从郊区往市区跑,用蹩脚的南方官话与操纯正官司话的当地老板讨价还价,将我方的人民币兑换回他方的建筑物资。大至铲车翻斗车搅拌机,小到二角螺母五毛铅笔小刀,事无巨细而必亲为。集采购、保管、财务、搬运、伙夫五职于一身。打算凭这些光辉头衔,回家去竞选人民代表。­
  
  太阳将大量紫外线射向人间,工地员工个个通体漆黑。走在大街上,被人以为来了一批非洲劳工;估计十月飞回老家,会被空姐当作外宾,享受西语交流的礼遇。­
  
  时令六月,本地柳絮飘扬;时令六月,家乡梅雨绵绵。古人以“满城风絮,一川烟草,梅子黄时雨”来形容万千愁绪,眼前满城风絮,故乡梅子黄时雨,愁呢?欲说还休吧。小兴安岭的夏季,草木葱郁,山峦叠翠,云白天蓝,气候凉爽,且放下情思愁绪,道一声:天凉好个夏!­
  
  我的窗口,正对着庞大的工地,高耸的塔吊,轰鸣的铲车,川流不息的车辆。偶尔会在嘈杂忙碌的环境下偷得几分闲,读几段文字。看庄子《秋水》时,家乡正发大水,“两涘渚崖之间,不辨牛马”。想写点关于《秋水》的文字时,发现高二同学在读《秋水》。我不想被高二以上的同学看成河伯,叱道:默默乎西郊!女恶知秋水之旨,无为之道?­
  
  不知不知,我只知春水秋水,皆地涌天降之水;有为无为,终须身体力行而为。­
  
  但我知应该默默乎的不止河伯一人:“伯夷辞之以为名,仲尼语之以为博,此其自多也,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?”——伯夷为名辞让王位,孔子为了显示博学面讲个不停,这是他们在自我夸耀,不是像河伯你刚才自夸其水之大一样吗?­
  
  仲尼自然不能默默乎,不然康熙爷“万世师表”的牌匾就没地方挂了。不过窃以为下面三桩事都与他老人家有点关系:“汉重孝廉而有埋儿刻木,宋重理学而有高帽破靴,清重帖括而有‘且夫’‘然则’。”孝廉与理学,孔子算得上老祖宗。考帖里内容大多是四书五经,所以且夫然则们要括而记之。­
  
  默默乎西郊!别胡说八道了,晒你的照片去吧。­
  

上一篇:听着花谢花开网上百家合作看着云卷云舒 |下一篇:没有了